• <small id="gjped"><dfn id="gjped"><input id="gjped"></input></dfn></small>
      1. <mark id="gjped"></mark>

        聽聽那冷雨賞析

        生活總結解夢網名簽名疑惑解答
        您的位置:首頁 > 學習總結 >

        聽聽那冷雨賞析

        聽聽那冷雨賞析
        更新時間:2020-12-02
        聽聽那冷雨賞析10篇

          聽聽那冷雨賞析(一):

          《聽聽那冷雨》在文中幾乎把聽覺、視覺、嗅覺甚至味覺都調動起來,和觸覺的“冷”融為一體??墒?,這些都是為了陪襯聽覺,在聽覺上表現雨的美感,也就是鄉愁的詩意。“雨是一種回憶的音樂,聽聽那冷雨,回憶江南的雨下得滿地是江湖下在橋上和船上,也下在四川的秧田和蛙塘下肥了嘉陵江下濕布谷咕咕的啼聲。”

          作者借鑒漢賦的鋪排手法,并且駢散結合,長短參差,力求行文節奏緩疾有致,如歌行板。讀者從字里行間獲得的感覺就像是作者記憶中江南的秋雨,或長或短,或緩或疾,文字的節奏就像是合著秋雨的節拍,隨之跳動,隨著情感的需要,跌宕起伏,當情到濃烈時,甚至連標點符號都能夠省去,連成一氣,讀來音律優美,情韻俱生。

          又如:“大陸上的秋天,無論是疏雨滴梧桐,或是驟雨打荷葉,聽去總有一點凄涼,凄清,凄楚。于今在島上回味,則在凄楚之外,更籠上一層凄迷了。饒你多少豪情俠氣,怕也經不起三番五次的風吹雨打。”“疏雨”滴落在梧桐葉上的聲音和“驟雨”敲打在荷葉上的聲音,對于俗心人聽來,兩者并無殊異,可是爾爾。但在作者敏感的心中,“聽去總有一點凄涼,凄清,凄楚”,且“更籠上一層凄迷了”。這種“凄迷”的美感,我們讀來似曾相識,因為它來自中國古典美學傳統。

          “疏雨滴梧桐”喚醒了我們對李清照詞句“梧桐更兼細雨,到黃昏,點點滴滴”的記憶。而雨打荷葉之聲,則能夠認為是化用了元好問《驟雨打新荷》的詩句:“驟雨過,瓊珠亂撒,打遍新荷。”除此之外,文章中引用或仿用中國古典詩詞典故就有十多處,能夠說是信手拈來,涉筆成趣,表現出作者對中國古典詩詞的熱愛。由此可見,余光中的愁悵是一種鄉愁,并且不是一般的鄉愁,而是一種文化鄉愁,是對中國古典文化的熱愛與眷戀。

          然而,讓人痛心的是,這些慰藉心魂的“美”的雨聲,最終也消失了,“瓦的音樂成了絕響。千片萬片的瓦翩翩,美麗的灰蝴蝶紛紛飛走,飛入歷史的記憶。”臺北迎來了“公寓的時代”,所謂的現代禮貌一步步地擠壓著傳統文化的空間,“美”也一步步逝去。閱讀至此,似乎有一股隱然其中、苦澀悲愴的意味自心間溢出,又似乎聽到有悠悠鐘聲自曠遠山寺飄然而來,將不盡之意寄寓在言語之外。

          聽聽那冷雨賞析(二):

          《聽聽那冷雨》是余光中的代表作品,正如《荷塘月色》之于朱自清,《茶花賦》之于楊朔一樣,比較集中地反映了作家的創作主張及藝術風格。

          文章雖說通篇寫雨,寫愁,寫離怨,但決不惜那朦朦的愁云蒙蒙的雨幕來晦澀自我的觀點,他勇敢地涉足以讓庸人卻步的政治湍流,有意讓作品的社會意義、美感價值經歷洗禮和考驗。此文開篇,作者便將在凄風冷雨中產生的單調感順勢行延為對歷史與現實的喟嘆:“雨里風里,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想這樣貌的臺北凄凄切切完全是黑白片的味道,想整個中國整部中國的歷史無非是一張黑白片子。”這妙喻準確、簡賅、新鮮,下筆時全然不想著會開罪于何人,只是讓藝術把真情實感饋返給現實——它的母體。大凡真愛,便不必諱言,無須粉飾,且讀這一句吧:“大寒流從那塊土地上彌天卷來,這種酷冷吾與古大陸分擔,不能撲進她懷里,被她的據邊掃一掃吧也算是安慰孺慕之情。”這聲音來自臺北,1974年。不是“箴言”,卻是“真言”!想當時,正統作家群中詩以“鶯歌”,文以“燕舞”不乏其人,愧殺,愧殺!用藝術偽裝現實,藝術只能淪落。

          余光中正視現實的勇氣還表現于他不沉灑于歷史的“杏花春雨”,也不輕信來自官邸或酒肆的傳言。他思索、辨析:“日思夜夢的那片究竟在那里呢?”“在報紙的頭條標題里嗎?還是香港的謠言里?還是傅聰的黑鍵白鍵馬思聰的跳弓撥弦……”難怪他要寫冷雨,聽冷雨,嗅冷雨——“淋淋漓漓”的雨絲能清醒頭腦,“淅淅瀝瀝”的雨聲能增聰聽功,“爽爽新新”的雨香則沁心潤脾。冷雨,冷語,冷靜的肺腑之語。

          行文中,作者決不忽略文字的美感價值。冷雨中誘出了祖宗的詩韻,君不見“渭城朝雨邑輕塵”、“清明時節雨紛紛”都以“變奏曲”形式流韻在字里行間。作者的“情絲”與雨絲始終交織著,在冷雨中憶起了初臨孤島時的“凄迷”,也憶起了初戀時的溫馨,也講在基隆的港堤上,也許在四川的池塘里。他相信“商略黃昏雨”的意趣,僅有在中國方可盡享。他想起辭書中“雨”部字塊的繁壇,米家山水畫的云情雨意,王禹偁為聽雨而造的竹樓以及現金雨城中千個萬傘的奇觀。雨連著臺島與大陸,連著悠悠的歷史與難盡人意的現實。盡管為文的契機是感慨于海峽兩岸“參商太久”,但此文的審美對象是雨、所以作者一向是用來濯滌自我的愁緒,用雨來勃發讀者的情趣。至于載什么“道”,完全沒必要讓藝術去屈就。真正的藝術,本身自有揚善祛惡,昭示美于光明的功能。關鍵是那藝術要真,不要偽,每個藝術品種都要遵從自身規律去反映現實。唯其如此,也就必定能和當代生活節奏同步了。余光中的散文創作實踐對上述的分析做了令人信服的回答。

          聽聽那冷雨賞析(三):

          《聽聽那冷雨》是余光中的散文代表作之一。作者經過對臺灣春寒料峭中漫長雨季的細膩感受的描述,真切地勾勒出一個在冷雨中孑然獨行的白發游子的形象,委婉地傳達出一個漂泊他鄉者濃重的孤獨和思鄉之情,表現了一個遠離故土的知識分子對傳統文化的深情依戀和贊美。

          作者調動了聽、視、嗅等多種感覺方式,將少年生活的回憶、古詩畫的意境和現實觀感等匯聚在一齊,編織成一曲情感委婉濃郁、意境深廣幽遠、旋律節奏優美的文字樂章。作者經過嫻熟的語言手段,突出了冷雨的聽覺感受,大雨滂沱,小雨淅瀝,其精妙可與唐代詩人白居易的《琵琶行》媲美。文章想象奇麗而多變,并多處采用了比喻、對照、聯想、烘托等表現手法;文字典雅而富于彈性,巧妙地將熔古典語與白話于一爐,擅于經過雙聲疊字的運用、長短時間的句式和綿密的意象疊加來渲染情感和把握徐疾交錯的節奏,是一篇優美的抒情散文。

          聽聽那冷雨賞析(四):

          一.雨之味———潮濕凄冷

          “驚蟄一過,春寒加劇。先是料料峭峭,繼而雨季開始,時而淋淋漓漓,時而淅淅瀝瀝,天潮潮地濕濕,即連在夢里,也似乎把傘撐著。而就憑一把傘,躲過一陣蕭蕭的冷雨,也躲可是整個雨季。連思想也都是潮潤潤的。”

          “驚蟄”雖過,料峭春寒,撲面而來不是溫暖的楊柳風,而是那淋淋漓漓、淅淅瀝瀝的“蕭蕭的冷雨”,這“冷雨”的意象給人潮濕凄冷的感覺,一時間,“天潮潮地濕濕”,仿佛這天與地,還有天地之間的萬事萬物,甚至“思想”都浸潤在潮濕的雨氣之中。文章一開始,就這樣把讀者“扔到”了鋪天蓋地的雨的世界,徹頭徹尾地淋上一個“雨季”的冷雨,讀來頓感“寒”入骨髓,“潮”潤心靈,在雨里風里,跟著作者“走入霏霏更想入非非”。

          這“霏霏”的感覺讓人產生“非非”的遐想,它不僅僅使人感到“冷雨”的形象鮮明生動,更使人聯想到在這冷雨中情感蘊藉的作者,以及作者心中濃郁的鄉愁。如此,從感覺出發的描述就產生了諸多“象外之象”、“味外之味”。

          二.雨之色———黑白灰暗

          “想這樣貌的臺北凄凄切切完全是黑白片的味道,想整個中國整部中國的歷史無非是一張黑白片子,片頭到片尾,一向是這樣下著雨的。”“七十年代的臺北不需要這些,一個樂隊接一個樂隊便遣散盡了。要聽雞叫,僅有去《詩經》的韻里尋找。此刻只剩下一張黑白片,黑白的默片。”……讀到這些文字,我們又不由地跟隨余光中先生筆觸,仿佛置身于“黑白片的味道”的雨中臺北街頭,回顧“黑白片子”的“整個中國整部中國的歷史”,佇立雨中,滿眼皆是灰或黑的暗調。臺北本來富庶繁華,歷史原也色彩絢麗,然而為何在作者眼中卻呈現出灰暗、單調的色彩呢他要借此傳達一種怎樣的心境

          我們知人論世,溯流尋蹤,探尋語言和語言傳遞感覺背后的答案,最終在一番“尋覓探訪”之后發現,之所以全文籠罩在黑白灰暗的色調之中,那是因為:一是臺灣的雨季很長,雨天總是灰蒙蒙、霧蒙蒙的。

          二是對七十年代大陸的文革政治運動滌蕩文化,感到痛心憂懼。三是安東尼奧尼的片子所傳遞出的信息也呈現出灰暗的色彩。四是母親去世,自我悲痛欲絕,眼中一切景物都失去了顏色。“一切景語皆情語”,我們緣文入景,由景入情,從感覺出發,細細品味,一步步走進作者的情感世界。

          聽聽那冷雨賞析(五):

          《聽聽那冷雨》是余光中的代表作品,正如《荷塘月色》之于朱自清,《茶花賦》之于楊朔一樣,比較集中地反映了作家的創作主張及藝術風格。

          文章雖說通篇寫雨,寫愁,寫離怨,但決不惜那朦朦的愁云蒙蒙的雨幕來晦澀自已的觀點,他勇敢地涉足以讓庸人卻步的政治湍流,有意讓作品的社會意義、美感價值經歷洗禮和考驗。此文開篇,作者便將在凄風冷雨中產生的單調感順勢行延為對歷史與現實的喟嘆:“雨里風里,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想這們子的臺北凄凄切切完全是黑白片的味道,想整個中國整部中國的歷史無非是一張黑白片子。”這妙喻準確、簡賅、新鮮,下筆時全然不想著會開罪于何人,只是讓藝術把真情實感饋返給現實——它的母體。大凡真愛,便不必諱言,無須粉飾,且讀這一句吧:“大寒流從那塊土地上彌天卷來,這種酷冷吾與古大陸分擔,不能撲進她懷里,被她的據邊掃一掃吧也算是安慰孺慕之情。”這聲音來自臺北,1974年。不是“箴言”,卻是“真言”!想當時,正統作家群中詩以“鶯歌”,文以“燕舞”不乏其人,愧殺,愧殺!用藝術偽裝現實,藝術只能淪落。

          余光中正視現實的勇氣還表此刻他不沉灑于歷史的“杏花春雨”,也不輕信來自官邸或酒肆的傳言。他思索、辯析:“日思夜夢的那片究竟在那里呢?”“在報紙的頭條標題里嗎?還是香港的謠言里?還是傅聰的黑鍵白鍵馬思聰的跳弓撥弦……”。難怪他要寫冷雨,聽冷雨,嗅冷雨——“淋淋漓漓”的雨絲能清醒頭腦,“漸漸瀝瀝”的雨聲能增聰聽功,“爽爽新新”的雨香則沁心潤脾。冷雨,冷語,冷靜的肺腑之語。

          行文中,作者決不忽略文字的美感價值。冷雨中誘出了祖宗的詩韻,君不見“渭城朝雨邑輕生”、“清明時節雨紛紛”都以“變奏曲”形式流韻在字里行間。作者的“情絲”與雨絲紿終交織著,在冷雨中憶起了初臨孤島時的“凄迷”,也憶起了初戀時的溫馨。他相信“商略黃昏雨”的意趣,僅有在中國方可盡享,也講在基隆的港堤上,也許在四川的池塘里。他想起辭書中“雨”部字塊的繁壇,米家山水畫的云情雨意,王禹冉為聽雨而造的竹樓以及現金雨城中千個萬傘的奇觀。雨連著臺島與大陸,連著悠悠的歷史與難盡人意的現實。盡管為文的契機是感慨于海峽兩岸“參商太久”,但此文的審美對象是雨、所以作者一向是用來濯滌自我的愁緒,用雨來勃發讀者的情趣。至于載什么“道”,完全沒必要讓藝術去屈就。真正的藝術,本身自有揚善祛惡,昭示美于光明的功能。關鍵是那藝術要真,不要偽,每個藝術品種都要遵從自身規律去反映現實。唯其如此,也就必定能和當代生活節奏同步了。余光中的散文創作實踐對我們上述的分析做了令人信服的回答。

          文壇宿耆柯靈說:《聽聽那冷雨》“直接用文字的雨珠,聲色光影,密密麻麻,縱橫交織而成。這也許能夠幫忙我們對中國文字和現實文學的表現力增加一點信心,也應當承認這在“五四”以來的散文領域中,算是別辟一境。”這評論有深刻的見解,也很公道,會引起作家與散文愛好者的思考。讀《聽聽那冷雨》還能夠感受到余光中對散文藝術的多方面探索。他努力開拓散文“可讀性”的范圍。所謂“讀”,不僅僅染人以目,感人于心,還講求易誦之于口,悅之于耳。為此,他十分注意詞語的音韻美,化古求新,別具一格。疊字疊句的用法在他筆下出神入化了,讓人一看便不禁吟哦。余氏對李清照的詞風是偏愛的,“雨敲在鱗鱗千瓣的瓦上,則遠而近,輕輕重重輕輕”,這句話顯然師承《聲聲慢》,但他更注重的是在繼承基礎上的發展。這句,“譬如憑空一個‘雨’字,點點滴滴,滂滂淪淪,浙瀝浙瀝浙瀝,一切云情雨意,就宛然其中了。”疊字連綿,表態、動態、聲響三番俱出,把“雨”字的質感寫活了。這樣的例子,不勝枚舉。善用疊字,“詩化”散句,似乎也可稱作“余光中現象”,讀起來有醉人的韻味,那巧構的諧音辭格又毅出一連串的遐想。再如“即使有雨,也隔著千山萬山,千個萬傘”一句,“山”、“傘”湘諧,借喻妥帖,寄寓[由www.qinxueyan.cn整理]

          著無盡的憂思與遺憾。桐城文人“因聲求氣”的觀點,在余光中的散文里得到的印證和發展。

          有時,作者也排出個把長句,但不累贅,仿佛如歌的行板。他拿手的還是讓短語、短句參差跳躍產生出珠落玉盤的效果,讀這句便知此說不謬:“聽聽,那冷雨??纯?,那冷雨。嗅嗅聞聞,那冷雨,舔舔吧,那冷雨。”不僅僅可誦簡直可唱了。我們得到了啟示:詩句要有節奏,散句也要有節奏;而這節奏千變萬幻,調度得當便是藝術。

          同類語或近義詞的連用在文中也不乏見。“可是說到廣義,他同樣也是廣義的江南人,常州人,南京人,川娃兒,五陵少年。”一下子掃過萬千山水,大陸風情,如數家珍。再看這句;“大陸上的秋天,天論是疏雨滴梧桐,或是驟雨打荷葉,聽去總有一點凄涼,凄清、凄楚。于今島上回味,則在凄楚之外,更籠上一層凄迷。一字之別,入木三分。

          讀余光中的散文,對于愛好古典文學的人來說,則常有會心,時而頜首;對于發蒙于新文學的青年來說,則知、美兼得,受益匪淺。當然,細心者也會發現余文中亦有西化句型雜陳其間,另有意趣。這證明在對待“民族化”的問題上余光中既堅持主腦又不偏頗自囿,至于文中大跳躍式的聯想和具有現代風格的“情影置換”更能證明這一點。

          聽聽那冷雨賞析(六):

          余光中的《聽聽那冷雨》寫于1974年。當時作者離開大陸已二十五年,淺淺海峽割不斷他的思鄉之情。這篇散文跟他的詩歌一樣,彌漫著一股濃濃的的鄉愁,字里行間充滿著強烈的民族意識和愛國情思。“冷雨”里潛藏著一顆滾燙的赤子之心。

          首先,我們讀這篇散文,就像走進“雨文化”的博物館。在余光中的筆下,一個“雨”字,縱橫五千年,跟中國文化密切連在一齊,血肉融合。倉頡造字,“憑空寫一個‘雨’字,點點滴滴,滂滂沱沱,淅淅瀝瀝,一切云情雨意,就宛然其中了”。“翻開一部《辭源》或《辭?!?,金木水火土,各成世界,而一入“雨”部,古神州的天顏千變萬化,便悉在望中,美麗的霜雪云霞,駭人的雷電霹雹,展露的無非是神的好脾氣與壞脾氣,氣象臺百讀不厭門外漢百思不解的百科全書。”形容雨的詞語,琳瑯滿目。有疊詞:料料峭峭、淋淋漓漓、淅淅瀝瀝、滂滂沱沱、滂滂沛沛、點點滴滴等;許多疊詞還加入作者創意:天潮潮地濕濕、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細細嗅嗅,清清爽爽新新等等。在作者筆下,美國的雨、基隆港的雨和大陸的雨構成比較;每個季節的雨各具特色:春雨綿綿,秋雨瀟瀟;清明雨“是女性,應當最富于感性”、“清清爽爽新新,有一點點薄荷的香味”;黃梅雨“霏霏不絕,朝夕不斷,旬月綿延”;臺風雨“千層海底的熱浪沸沸被狂風挾挾,掀翻整個太平洋”;西北雨“斜斜復斜斜”;冬天的白雨“干干爽爽”。關于“雨”的古代詩詞賦文,俯拾皆是。“蕩胸生層云”、“商略黃昏雨”為直接引用,許多為間接引用或化用。蔣捷《

          虞美人?聽雨》在作者筆下便成:“一打少年聽雨,紅燭昏沉。再打中年聽雨,客舟中江闊云低。

          三打白頭聽雨的僧廬下,這更是亡宋之痛,一顆敏感心靈的一生:樓上,江上,廟里,用冷冷的雨珠子串成”。更多的是信手拈來,融合在文句中,了無痕跡。如“回到臺北,世人問起,除了笑而不答心自閑,故作神秘之外,實際的印象,也無非山在虛無之間罷了”,就引用了李白的《山中問答》“問余何事棲碧山,笑而不答心自閑”和白居易《長恨歌》里“山在虛無縹緲間”的句子。作者因雨而想到王禹偁《黃岡竹樓記》,“急雨聲如瀑布,密雪聲比碎玉,而無論鼓琴,詠詩,下棋,投壺,共鳴的效果都異常好”。觀“溪頭的山,樹密霧濃,蓊郁的水氣從谷底冉冉升起,時稠時稀,蒸騰多姿,幻化無定,只能從霧破云開的空處,窺見乍現即隱的一峰半塹”,想到宋人的山水畫。“云絳煙繞,山隱水迢的中國風景,由來予人宋畫的韻味。那天下也許是趙家的天下,那山水卻是米家的山水。而究竟,是米氏父子下筆像中國的山水,還是中國的山水上只像宋畫,恐怕是誰也說不清楚了吧?”這些都充分顯示了作者深厚的文化積淀,表現對五千年來的中國傳統文化摯愛之情。

          如果說冷雨是這篇散文的“形”,那濃濃的鄉愁是“神”所在。“凄迷”能夠說是這篇文章的感情基調。“大陸上的秋天,無論是疏雨滴梧桐,或是驟雨打荷葉,聽去總有一點凄涼,凄清,凄楚,于今在島上回味,則在凄楚之外,再籠上一層凄迷了”。“凄迷”與“凄涼,凄清,凄楚”的不一樣,就在于前者有一種有家難歸的傷感。作者借雨寄情。他聽雨聽出南宋詞人蔣捷的亡宋之痛;聽雨勾起對大陸的回憶“聽聽那冷雨,回憶江南的雨下得滿地是江湖下在橋上和船上,也下在四川在秧田和蛙塘下肥了嘉陵江下濕布谷咕咕的啼聲”;聽雨聽出大陸母親呼喚,“雨,該是一滴濕漓漓的靈魂,窗外在喊誰”。當臺灣“瓦的音樂竟成了絕響”公寓時代來臨,作者因思鄉之情無所排解而黯然神傷,“此刻只剩下一張黑白片,黑白的默片”。另外,與《鄉愁》一樣,這篇散文抒寫更多的是到臺灣二十五年來對大陸的思念。

          “二十五年,一切都斷了,僅有氣候,僅有氣象報告還牽連在一齊,大寒流從那塊土地上彌天卷來,這種酷冷吾與古大陸分擔。不能撲進她懷里,被她的裙邊掃一掃也算是安慰孺慕之情吧”,與大陸隔絕,氣候相通也是一種精神上的安慰。“二十五年,沒有受故鄉白雨的祝福,或許發上下一點白霜是一種變相的自我補償吧。”掉頭一去是黑發飄飄,二十五年過去,作者將熬成白頭。而在當時政治氣候下,歸家之路漫漫無期。于是作者感嘆“一位英雄,經得起多少次雨季?他的額頭是水成巖削成還是火成巖?他的心底究竟有多厚的苔蘚?”隨年月增加,額頭皺紋加深,心底對故園的記憶增多,而作者思鄉之情更切。

          余光中說過“我慢慢意識到,我的鄉愁應當是對包括地理、歷史和文化在內的整個中國的眷戀……”《聽聽那冷雨》抒寫的正是這種鄉愁。全文鄉愁彌漫,赤子之心滾燙——冷雨不冷。

          聽聽那冷雨賞析(七):

          讀《聽聽那冷雨》,不僅僅會使你動于心,并且會讓你感于形,爽于口,悅于耳,極富感性體驗。本文最見特色的另—種美質就是創造了一種語言美的極致。

          一是利用漢字特有的聲韻特點,造成一種極富音樂感的音韻美質。他用新奇大膽的疊詞組合,寫雨形、雨態、雨聲、雨情,“淅淅瀝瀝”,“淋淋漓漓”,“清清爽爽新新”。“雨敲在鱗鱗千瓣的瓦上,由遠而近,輕輕重重輕輕”,寫得情意纏綿,音韻纏綿,讀起來特有韻味,品起來也特有情味。創造性的疊詞連綿把一個“雨”字,從形到意到神,描畫得遂情遂意,融情融意:“譬如憑空寫一個雨字,點點滴滴,滂滂沱沱,淅瀝淅瀝淅瀝,一切云情雨意,就宛然其中了”。把“漢族的心靈,祖先的回憶和期望”都寄托在這特能代表漢字美質的“雨”字上。作者還巧妙地建構一種諧音辭格,“風里雨里,走入霏霏,想入非非”,“隔著千山萬山,千傘方傘”,構成妙手天成的意韻效果。將“凄涼、凄清、凄楚、凄迷”這樣的近義詞連用,也使得詞意的傳情效果異常細膩、深切。“嗅嗅、聞聞、舔舔”這種感覺借移手法的運用,這樣一種異常的詞語設置,看似無理,卻特有情,都使語句產生了奇妙的藝術效果。

          二是詩化的言語描述方式,更是創造了一種醉人的意境美?;驅⒏攀鲂哉Z言形象化造成意境,“饒你多少豪情俠氣,怕也經不起三番五次的風吹雨打”,“一顆敏感心靈的一生,樓上,江上,廟里,用冷冷的雨珠子串成”?;蛴脭M喻描述,把實景虛幻化,構成美妙詩境,以寄托纏綿詩思。“雨來了,最輕的敲打樂敲打這座城市,蒼茫的屋頂,遠遠近近,一張張敲打過去,古老的琴,那細細密密的節奏,單調里自有一種柔婉與親切。”或借用,或化用古詩詞入文,也使得文中憑添幾分詩意。

          聽聽那冷雨賞析(八):

          余光中認為,散文是一種具有知性美與感性美的文體。所謂知性,就是知識見解。

          “散文的知性該是智慧的自然洋溢”。

          1“所謂感性,則是指作品中處理的感官經驗;如果在寫景、敘事上能夠把握感官經驗而令讀者如臨其景,如歷其事,這作品就稱得上‘感性十足’,也就是富于‘臨場感’。”

          2“許多出色的散文,常見知性之中包含感性,或是感性之中包含知性,而其所以出色,正在兩者之合,非兩者之分。”

          3余光中的散文理論是學貫中西、博古通今之后的創造性思考,也是他自我創作實踐的總結與理性提升,而他的散文創作是他的散文理論的優秀實踐。他是把他的智慧才華、豐富情感自然融合在他那極具創造力和表現力的文辭中的。幾乎能夠說,他的每一篇散文都能給讀者—個驚喜。正如他自我所說的,“散文,是一切作家的身份證。”讀他的散文,我們便借助文本而認識了余光中?!堵犅犇抢溆辍肪褪沁@樣一篇最能顯示出作者才華和風格的代表作品,也是一篇“感性十足”而又充盈著靈性與智性的散文精品。

          余光中先生是華夏子孫的驕傲。他用那“漢魂唐魄鍛煉而成的中文”抒寫他“對中國之愛”,把散文寫得像詩一樣深情,像詩一樣美。本文采用散點鋪排的結構方式,立體建構起朦朦愁云與綿綿雨幕。

          從平面鋪展的廣度看,文本是從臺北的長街短巷“凄凄切切”的“風里雨里”,“走入霏霏”,“想入非非”,想到“隔著千山萬山,千傘萬傘”的江南,想到江南的杏花春雨;想到那叫赤縣神州的那片土地,“那磁石一般的向心力當必然長在”。還想到了美國的丹佛山,落基山。那落基山的勝景“在石,在雪”,在紅的土,白的云。“可是要領略‘白云回望合,青靄入看無’的境界,仍須回中國”。

          從縱深拓展看,作者透過迷濛煙雨,想起了宋代米芾父子的山水畫、王禹偁的聽雨屋,到整個的一部“黑白片子”的中國歷史,似乎是“從片頭到片尾,—直是這樣下著雨的”。還有從“少年聽雨,紅燭昏沉”;“中年聽雨,客舟中,江闊云低”;寫到白發桑榆,“樓上,江上,廟里,用冷冷的雨珠子串成”的一部人的生命史。還有這人生與祖國的一部情緣史,“十年前”,“二十多年前”,“四分之一世紀”的分離與牽掛……作者采用大跳躍、大跨越的置景方式,將愁情與雨景,歷史時空與現實時空,目前與聯想交融交匯,傳達出作者那“春雨綿綿”、“秋雨蕭蕭”般的離愁,以及如“天潮潮,地溫濕”的傷感。讓人讀來也真真切切地感覺到那“冷冷的”雨、“濕漓漓”的魂和那“熱浪沸沸”的情。

          聽聽那冷雨賞析(九):

          或許唯有文人對雨的偏愛最甚,他們對雨的無限愛恨情仇貫穿了幾個世紀。

          我們形容一場雨時,說它“淅淅淋淋”,說它“霏霏”,說它“綿綿”,說它“滂沱”大概已經是極致。但那些雨在文人眼中,卻能層層滲透他們的想想,然后浸潤了一個時代的憂愁。他們將雨描述的讓人拍案叫絕,饒是同一場雨,但他們所看到的都是截然不一樣的世界,或完美,或空靈,或悲傷,或是難得的一份閑情逸致,卻以是把所有文字能夠描述的意向都用盡。就拿《聽聽那冷雨》做例子。

          文章雖說通篇寫雨,寫愁,寫離怨,但決不借那朦朦的愁云蒙蒙的雨幕來晦澀自我的觀點,他勇敢地涉足讓庸人卻步的政治湍流,有意讓作品的社會意義、美感價值經歷洗禮和考驗。此文開篇,作者便將在凄風冷雨中產生的單調感順勢遷延為對歷史與現實的喟嘆:“雨里風里,走入霏霏令人更想入非非。想這樣貌的臺北凄凄切切完全是黑白片的味道,想整個中國整部中國的歷史無非是一張黑白片子。”這比喻準確、簡賅、新鮮,下筆時全然不想著會開罪于何人,只是讓藝術把真情實感饋返給現實。

          余光中正視現實的勇氣還表此刻他不沉湎于歷史的“杏花春雨”,也不輕信來自官邸或酒肆的傳言。他思索、辨析:“日思夜夢的那片土地,究竟在哪里呢?”“在報紙的頭條標題里嗎?還是香港的謠言里?還是傅聰的黑鍵白鍵馬思聰的跳弓撥弦……”。難怪他要寫冷雨,聽冷雨,嗅冷雨——“淋淋漓漓”的雨絲能清醒頭腦,“淅淅瀝瀝”的雨聲能增聰聽功,“爽爽新新”的雨香則沁心潤脾。

          文中,作者決不忽略文字的美感價值。冷雨中誘出了祖宗的詩韻,君不見“渭城朝雨浥輕塵”、“清明時節雨紛紛”都以“變奏曲”形式流韻在字里行間。作者的“情絲”與雨絲始終交織著,在冷雨中憶起了初臨孤島時的“凄迷”,也憶起了初戀時的溫馨。他相信“商略黃昏雨”的意趣,僅有在中國方要盡享,也許在基隆的港堤上,也許在四川的池塘里。他想起辭書中“雨”部字塊的繁紜,米家山水畫的云情雨意,王禹偁為聽雨而造的竹樓以及現今雨城中千傘萬傘的奇觀。雨連著臺島與大陸,連著悠悠的歷史與難盡人意的現實。盡管為文的契機是感慨于海峽兩岸“參商太久”,但此文的審美對象是雨,所以作者一向是用雨來濯滌自我的愁緒,用雨來勃發讀者的情趣。至于載什么“道”,完全沒必要讓藝術去屈就。真正的藝術本身自有揚善祛惡,昭示美與光明的功能。關鍵是那藝術要真,不要偽,每個藝術品種都要遵從自身規律去反映現實。唯其如此,也就必定能與當代生活節奏同步了。余光中的散文創作實踐對上述的分析做了令人信服的回答。

          聽聽那冷雨賞析(十):

          作者在文章的描述中采取時間和地域交錯的方式,帶讀者進入到一個個雨景當中,讓讀者在雨中感受到的不僅僅是涼沁沁的雨還有一種愁腸百結的情愫。

          在對文章進行細細分析后發現文章的主旨和內涵是十分簡單的。他是對中華文化的贊美,表達自我對家園的眷戀。在文字的選用上,作者以一種打擊樂的形式,在句子的變化上不斷進行著長短組合的變化,有時候是長長短短,有時候是在一句長句之后進行突然的煞尾。以此來渲染雨水的滴答的聲感美韻。

          在修辭技巧方面。作者多次運用了比喻。例如描述美國的那一段。他用人的五官來比喻天的藍、地的紅以及云的白。在描述竹樓的雨聲中,用瀑布來比喻急雨,用碎玉來比喻密雪。

          作者也多次運用到了對偶。例如描述雪的時候用“白得虛虛幻幻,冷得清清醒醒”。另外,作者很擅長運用了虛實的轉化以及整齊的排比。例如:“殘山剩水猶如是?;侍旌笸联q如是。”在文章中最令人感覺到有韻致的是和諧的類疊詞的運用。例如文章中的“譬如憑空寫一個“雨”字,點點滴滴,滂滂沱沱,淅瀝淅瀝淅瀝。”這些對雨聲的疊詞的描述讓雨感更加強烈,文章的興味就來了。

        电玩城捕鱼游戏